假如我是一棵果树

作者:     分类:旅行摄影     标签:     时间:2007.12.08     浏览:976     评论:0

世界万物,无奇不有。如今我已是一棵高大威猛的果树,许多小树都很仰慕我,但我并没有因此而沾沾自喜,因为我见过太多“英雄树木”被盗的事迹了。他们都以为自己风度翩翩,高大无比,最终还是在人类的斧头下一命呜呼了。所以我也吸取了教训,每时每刻都在老老实实地做自己的工作——为农民们争取新的收获。春天,从我身上可以看到五颜六色的花瓣,闻到沁人心脾的花香。在我的身体下面,一对情侣正含情脉脉地凝视着对方,沉默了好久,男的终于从小兜里掏出了一枚精致的戒指,戴在女孩的手上,并亲吻了女孩的额头,女孩很开心的偎依在男孩的胸膛......我抖抖衣裳,从身上掉下几朵小花,点缀在女孩的头上,身上,手上,作为对他们爱情的祝福, [...]   阅读全文


秋之歌

作者:     分类:旅行摄影     标签:     时间:2007.12.08     浏览:697     评论:0

秋是一支歌,是一支五彩斑斓的歌,是一支清新优美的歌......秋之花秋天里最常见的是桂花,我最欢喜的也是桂花。小小的花粒儿,族拥在墨绿的叶子中间,一穗穗,一团团,金光闪亮,香气四溢。小小的花儿开得活泼,开得热闹,开得生机勃勃,让人为之震惊;小小的花儿芬芳弥漫,有点清新,有点浓郁,又有点朦胧,让人为之陶醉。在有风的时候,花瓣会在风中飘摇,撩人联想,桂花纷飞金色雨。待风停,满地花瓣堆积,香如故,惹人怜惜。秋之树秋天里的树让人觉得异常挺拔。高楼望树,叶子所剩不多,星星点点,在风中摇曳,像极了铃铛草(一种一摇可以听到轻轻响声的草,一种可以让人的回忆走很远的草。)偶尔一叶悠游,翩然如蝶,待细看,却觉叶 [...]   阅读全文


特殊的听众

作者:竹中樵     分类:旅行摄影     标签:     时间:2007.06.29     浏览:679     评论:0

那天,学校又如期举行青年教师赛课活动。一位女教师正在上语文课,教室里坐了几十名教师,他们都摊开书,一边听课,一边记笔记,偶尔还低声讨论。 在教室的角落里,坐着一位特殊的听众.她手中没有教材,没有笔和笔记本.她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,双手搁在腿上,身子坐得直直的,眼睛一直盯着女教师,视线似乎一直没有离开过那位女教师,那样专注,那样入神,一脸的安静与祥和.  突然,听课的老师们低声议论的声音逐渐变大,有的老师对女教师指指点点,有的甚至在向女教师打手势.这一切,把那位特殊的听众从专注中惊醒过来.原来她也发现女教师犯了一个小小的错误,一个被女教师叫起来回答问题的学生已经站了好长时间了,而女教师忘记叫他 [...]   阅读全文


浓浓杯中情

作者:竹中樵     分类:[未分类]     标签:     时间:2007.05.20     浏览:645     评论:0

我爱喝茶,但我不懂茶文化。我既无价格不菲的名茶,也无玲珑典雅的茶具;既无悠闲浪漫的茶人气质,也无潇洒飘逸的茶技;既不能吟诵茶的名诗华章,也不能品茗赋诗,;甚至连茶圣陆羽的<<茶经>>都 没有仔细拜读过,只是最近读到苏轼的诗 “独携天上小龙团,来试人间第二泉” 才略知喝茶的神韵。但是我还是爱喝茶。其实,我喝茶是不得已而为之。我本爱喝酒,而且爱狂饮,用陶先生的话说:“造饮必尽,期在必醉”,因此在单位喝酒算一条好汉,我为此而沾沾自喜。但是那年,单位组织我们体检,发现我身体内有了质的变化,不适宜再喝酒,这无疑给我是一个打击,人生岂能无酒?虽无李白的“斗酒诗百篇”的天才,也无陶潜 [...]   阅读全文


我的梁中情结

作者: 竹中樵     分类:[未分类]     标签:     时间:2007.05.20     浏览:678     评论:0

“梁中”这个词第一次闯进我的脑海的时候是在1985年秋季,那时我由村校转入了乡中心小学学习,读六年级.几次考试下来,我的成绩还不错,老师对我说,一定会考上梁中的.那时候我开始知道梁中一定是梁平最好的中学,既然老师这么说,那我就考梁中吧,所以学习特别用功.老师也以为我一定没问题.结果考试时粗心大意,仅以半分之差而落选.我当时很不好意思,觉得辜负了老师的希望.后来一直不到学校去,每次见到我的老师,便逃也似的从另一条路跑了.但是,从此心头便种下了一颗种子.读初中了,父亲把我送到了当时比较出名的龙胜中学去读书.在那里,老师要我们认真学习,将来好考梁中.那些在梁中读书的同院的高中生每次回来谈他们的高中生 [...]   阅读全文


秋 夜

作者:竹中樵     分类:[未分类]     标签:     时间:2007.05.20     浏览:659     评论:0

秋风秋雨秋煞人, 孤灯冷龛掩重门。 谁家窗棂夜不眠, 唯见芭蕉泪纷纷。 [...]   阅读全文


女儿独自离家的时候

作者:竹中樵     分类:[未分类]     标签:     时间:2007.05.20     浏览:1046     评论:0

女儿自小就有鼻炎,整天鼻涕流不停。为此她看了不少医生,吃了不少药,到现在8岁了还没有治好,真急人。那天,远在都江堰的小妹打电话来,叫我们把女儿送过去,她带女儿去华西医科大学就诊,越快越好。女儿放假了,可我还没放假,妻也在上班,怎么办?妻说:“要不,把她交给车上的售票员,到时叫小妹去车站接她就行了。正好我们同事的先生就是售票员,我去和她说。”“行吗?女儿才8岁,安全吗?路上丢了怎么办?”“不会的,我们的女儿都8岁了,该独立了,应该给她一个锻炼的机会,也是给我们一个锻炼的机会。”“那好,这次我们就把女儿办‘托运’。” 妻去找售票员交涉了。 我对女儿说:“小宇,想去你幺姨家玩吗?” [...]   阅读全文


你拒绝孤独吗

作者:竹中樵     分类:[未分类]     标签:     时间:2007.05.20     浏览:670     评论:0

我们都害怕孤独,因为它像贼一样会悄悄地偷走我们的充实与满足,让我们变得空虚与无聊;它会像毒蛇一样嘶咬我们的欢乐与喜悦,让我们痛苦不堪;它会像恶魔一样化掉我们的刚强与坚韧,让我们变得意志消沉,颓废堕落!不是吗?《家》中的梅芬因为没有和觉新走到一起,饮着孤独的美酒,在郁郁寡欢中死去;《红楼梦》中的那个早年丧夫的李纨嚼着孤独的橄榄果,过着心灰意冷的,行尸走肉的生活。所以,我们视孤独为洪水猛兽,视孤独为妖魔鬼怪;所以我们害怕孤独,拒绝孤独;所以我们曾经孤独,想方设法今后不再孤独。可是,你真的拒绝了孤独,那你就失去了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。古人云:“自古圣贤皆寂寞”,让我们看看那些“圣贤”们在孤独的岁月中是 [...]   阅读全文


绿色的天堂

作者:竹中樵     分类:[未分类]     标签:     时间:2007.05.20     浏览:649     评论:0

那是一个废弃的机场,修建于上个世纪三四年代,后来作为一个军用机场,再后来变成民用机场,现在被遗弃了。可就是这样一个被遗弃的机场,有着一片非凡的绿色,成了小城人们的休闲场所!我在踏入机场的一刹那,便被那一片非凡的绿色所倾倒。那是一片怎样的绿色?当我踏入机场的刹那,跃入我眼帘的是一片绿色:绿得整齐,跑道四周长满了一样高低的小草,似乎被人修剪过一样;绿得平坦,你尽可以闭上你的双眼,在满是绿色里放心地迈开你的脚步;绿得辽阔,放眼望去,整个机场是一片绿,仿佛一块硕大的绿毯。那远处笔直的跑道变成了亮晃晃一潭水,映得这绿色格外惹眼。机场的尽头是绿色的稻田,稻田的尽头是高低起伏的绿色的青山,这个时候,进入眼帘 [...]   阅读全文


回家

作者:竹中樵     分类:[未分类]     标签:     时间:2007.05.20     浏览:656     评论:0

那天,因为一件小事,他和妻子大吵了一架,将房门重重一摔,走出了家门,将妻子歇斯底里的叫声“你回来,你回来!”远远地抛在了 脑后。出了家门,他毫无目的地在在这个都市里徘徊着。冰冷的阳光刺得他睁不开双眼,高耸的大楼像一些木桩立在街道两边,呆板冰凉;那匆匆进入他视线,又匆匆离去的人们似乎都用冷漠的目光盯着他;川流不息的车辆从他身边驰过,卷着一股股冷风。有一辆车在他身后拼命打喇叭,他置之不理,气得司机骂他:“你不要命啦!”他恶狠狠地回敬道:“你才找死呢!”说完还狠狠踢了一下车门。司机小声骂道:“疯子!”他觉得熟悉的城市变得如此陌生,没有自己的立足之地,去哪里呢?他不知道。 突然,他想起了自己那 [...]   阅读全文